铁四院的另类重阳节——我与父母秀恩爱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陈泽宇  时间:2018-10-19 【字体:

重阳节,农历九月初九,二九相重,称为“重九”。千年的传统习俗,人们会在这一天登高、插茱萸、赏菊、吃五色糕。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墨客遥望故乡,留下令人唏嘘的诗篇。也许作为工程师的四院人写不出诗人那羁旅天涯的愁思,但我们一样拥有与父母亲人间浓稠的幸福。

宋丽:四院是我家的四分之三

除女儿外,我和丈夫黄培林还有女婿张翔玮都在铁四院工作,每年超过四分之三的时间在铁路建设的地质、试验、通号岗位上默默付出。这张全家福背后的四院“八字”精神——诚信、创新、敬业、包容,不仅刻在岩石上,更深深的烙在我们一家人的心中。

刘福春:代代相传的试验精神

我的岳父李家庭从1951年加入铁四院直到1995年退休,而我是从1983年加入铁四院工作至今,我们两人加起来从事铁路工程试验工作近80年,见证了铁四院工程试验检测从无到有,从有到强,岳父求真务实、客观公正的试验态度一直影响着我,我也会把这种态度传递给下一辈年轻的试验工作者。

刘福胜:四院,让武汉成为我的第二故乡

八十年代初,因落实知识分子政策,父亲可以带家属到工作的单位落户,我们一家千里迢迢从辽宁南部一个小镇来到江城武汉,来到父亲工作的单位铁四院。岁月匆匆,一晃三十多年过去,我已在武汉结婚生子,父亲虽然在前两年故去。但我们一家人对武汉,对铁四院感情还是割舍不断,这里已是我们的第二故乡。

肖芬芬:我的父亲是超人

赶上国家二胎政策,我也生了两个宝宝。孩子还小,我的工作忙加班多,大多时间都是我父亲帮我带孩子,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去忙你的,孩子不用你操心,你们那个单位事情多。”两小家伙很调皮,带娃是个辛苦活,父亲年纪大了,精力体力明显跟不上,虽然很疲惫,却从不对我抱怨一句,我内心既心疼又惭愧。谢谢你,爸爸。

蔡盛:有妈的孩子像个宝

由于长期在外地出差,照顾小孩的重任就落在了老妈的身上。我看母亲一个人带孩子辛苦想请个家政阿姨来家里帮忙,她却怎么也不愿意。老妈嫌洗衣机费水费电,一直都坚持手洗衣服。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,来城市好几年了也保留着节俭的生活习惯。

冯思瑜:我是爷爷的骄傲

爷爷今年八十三岁了,眼明耳聪身体健朗,每天都有看报的习惯,有时在报纸上看到有关高铁的新闻就会给我打电话讨论。老家新建到杭州和到武汉的高铁都是我们单位设计的。爷爷经常自豪地和邻居们说:“那是我孙女儿的单位弄的”。原来在爷爷心中,我在四院工作是他最大的骄傲。

雷理:父母的支持是我们坚强的后盾

我从事物探勘察工作,经常出差;妻子是一名医务工作者,为了患者的健康长期坚守在一线临床科室。为了让我们小两口能安心工作,父母亲主动挑起了家务事,喷香的饭菜,整洁的房间,儿女灿烂的笑容,关怀的唠叨,期盼的眼神……在父母眼里我们就是他们生活的重心。

刘铁华:谢谢你们为我撑起半边天

父母刚来武汉时,不会说普通话,即使买菜这种小事也会因为听不懂而经常受委屈,二老突然换种生活状态一时难以适应。然而,两娃的一天天长大给他们带去了生活的慰藉,他们灿烂的笑容意味着生活从此进入新的平衡状态。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感谢父母的支持与守护,谢谢你们为我们撑起半边天。

方慧兰:给母亲更多的陪伴

我的母亲有轻微的老年痴呆,需要更多的陪伴和照顾。以前我上班忙,陪她的时间少,心里一直觉得很亏欠,现在还有一个月我就要退休了,虽然工作三十年了,对四院、对同事都很不舍,但唯一让我欣慰的就是今后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好好照顾妈妈和婆婆。我的丈夫也在铁四院工作,他还要继续干几年,为建设高铁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陈永艾:母亲大赞时代好

2018年重阳节,地路处工会给我们每个员工父母送了一条红围巾。当我给妈妈围上时,八十四岁的老母亲分外感动:“你们单位这样好啊!要给你们发工资,还给家里人发东西,考虑好周到。这个年代好过一切,什么都有,比过去强一百倍!”妈妈高兴地和我们合影。

陈锣增:电话传递我和父母的感情

常年在外工作,和父母只能通过电话交流。记得有次加班到很晚,想起爸妈,不免心中一惊,说好的到周末了就给他们打个电话,一忙起工作来,便又忘了。电话那头的父母还没睡,“你爸这倔脾气,他算了算时间,总说这几天你一定会打电话回来,所以晚上也要把手机放在枕边,没想到这一次还真被老头子说中了。你们工作辛苦,一定要注意身体,早点睡觉。”我拿着手机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,些许自责,些许愧疚。

时光常常让人匪夷所思,它让我们成长,与你齐肩并走。而后,一路奔跑着长大的我们,还没好好看看您的眼睛,您就戴起了老花眼镜。鬓角早已斑驳,爬楼开始气喘,肩背也不如从前那样挺直。无论时光荏苒我们永远都会记得,在我们肩上的双手,起风的时候有多么温热,亲爱的爸爸妈妈们,节日快乐。


相关新闻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