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孙的铁建梦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丁清友  时间:2019-05-13 【字体:

“外爷,昨晚我又梦见了集团,它好漂亮,下次回来我要跟你一起去……”电话中,外孙清脆的嗓音,是央求又好似命令,我急忙以“好、好、好”来回应。没有想到,上次去女儿家的一身行头,竟无意间点燃了外孙的铁建梦。

去年春季回乡探亲,我去县城女儿家小住两天。那一天我特意穿了一身夹克式工作制服。这是公司统一设计制作的一款工装,深蓝色的混纺面料,款式新颖,穿着舒适。还别说,走在县城的滨河路上,吸引了许多行人的目光。初春的暖阳照在身上,加上就要见到久别的外孙了,那种喜悦的心情,不由使我抬头挺胸,加快步伐,人也显得格外精神。

“外爷”。一声悦耳的呼叫,瞬间抓住我的目光,只见人行道上迎面跑来一个小男孩,他就是我的外孙,得知我要去他们家的消息,就迫不及待来迎接了。我快步上前,就在我弯腰准备抱住他的刹那间,没有料到,他急速的奔跑一下“刹不住车了”,险些把我撞了个“人仰马翻”。那一刻,我感受到亲情的“力量”,旅途的疲劳也一“撞”而光。

外孙名叫陈致华,小名豆豆,过了春节就8岁了,在城关小学上三年级。他天真烂漫,活泼好动,我们见面时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也难怪,我在新疆,他在陕西商南,遥远的距离产生了揪心的美。平时电话中,他第一句话总是问我什么时间回去,而我的回答往往会引起他稀奇古怪的问题。每一次通话之后,总感到心头钻进一条“痒痒虫”,常使我忘了饭香,少了梦乡。每一次相逢,总会留下难忘的记忆。

“外爷,这朵花好漂亮,这花的名字就叫集团吗?”外孙一边询问一边踮起脚尖抚摸我衣服上的“花朵”,其实,外孙抚摸的正是绣在左胸前的集团徽标。红色的英文字母,蓝色的地球背景,猛然一看,还真是一朵花。

前两次探亲,外孙都是先把我带到他提前侦查过的玩具、零食、小人书货架前,他不说“买”字,小手拉扯着我的衣襟,指指这个,又介绍那个,一双明亮的眼睛不时观察我的表情变化。就在他的“诱导”下,我的钱包拉链就拉开了。没想到,这次相逢,集团徽标深深吸引了外孙,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品他视而不见,只是牵住我的手,对衣服上的“花朵”进行刨根问底。

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,外孙知道了集团徽标的组成,明白了我与集团的关系。当他了解到集团在世界许多国家架桥修路时,一双明亮的目光,流露出对未来的憧憬。“外爷,我长大后和你一起去集团修铁路。”“好,只要你努力学习,取得好成绩,就能去集团。”看到外孙期待的眼神,我不失时机,对他提出要求。

外孙是我的开心果,也是全家人未来的希望。七年前的八月,我回到家乡,第一次看到五个月的外孙,他躺在木凉椅上,手舞足蹈,转动着眼珠子,机械的看着天花板。我定定注视着这个肉墩墩的小家伙,心里如同灌蜜了一般,忍不住握住他的小手,用他的手背触摸我的胡茬,我估计会刺哭他,没有想到,他却咯咯一笑,就这么一笑,在我心头深深烙上一道甜蜜的印记。

工作闲暇时分,他的音容笑貌,举止神态,就在脑海里放电影,感觉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抚摸我的脸,搔痒我的心,常使我痴痴发呆。

每次回乡探亲的列车上,也无心欣赏窗外变化多端的景色,总是悄悄掰着指头,计算着和外孙见面的时间,归心似箭原本是如此急切而又温馨。而每一次见面,他都会给我意外的惊喜。

第一次听到他叫我外爷,那是人间最美妙的声音。我侧着耳朵,让他再喊一声,他眨动着眼睛:“外爷”、“外爷”、“外爷”,一连三声,最后一声明显拉长了嗓音,我答应着,抱起他,陶醉于天籁之音在心头震颤的舒畅,享受着人间浓浓的血缘亲情,那一刻,生活中的烦恼一扫而光。

也许外孙知道我们相处的时间总是很短,在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中,他变着法展示自己的本领,跳台阶、唱儿歌、背唐诗、床上翻跟头等等。当然,他的付出是要回报的。开始是命令式的,后来是用启发式的口吻引导我买了许多不该买的零食、玩具。为此我招来女儿、女婿甚至是老伴的抱怨。每当看到我成了众矢之的,外孙总是急忙打圆场:“外爷是为了鼓励我好好学习。”我扪心细想,我给外孙买了“扰乱”,却给自己买了欢乐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外孙董事多了。如今,他不再动脑筋“引导”我购买零食、玩具了,一幅集团徽标却为他点燃新的梦想与追求。那天清早,我走出家门,踏上返回工地征途之际,突然他从身后拦腰紧紧抱住我:“外爷,你带我一起去集团。”我转过身,当看到他一双期望的目光时,瞬间让我失去了以往的淡定。我弯下腰,在他额头上使劲亲了一下:“你好好学习,取的好成绩,就能去集团。”我语无伦次,眼睛也模糊了。

前天,外孙来电话告诉我,期末考试,他获得全班第三名。他问我,是不是距离集团更近了一步?我急忙回答:“是的,是的......”